《初夏荷花時期的愛情》
  朱天心 著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4年6月
  定價:26.00元
  “我們已入中年,三月桃花李花開過了,我們是像初夏的荷花。”這是《初夏荷花時期的愛情》中的第一句話。剛剛推出的新版封面上,淡綠色的荷葉鋪在墨綠色的封底上,給人在炎夏里一絲清涼感。而小說本身讀起來,卻可以讓很多已婚人士心底發涼,曾經相愛的兩個人,誰都沒有外遇,日子過得富足安康,就意味著可以平靜幸福地抵達幸福彼岸嗎?不,不是這樣的。
  還是先不去管小說里的內容吧,讓我們回到荷花的世界中。7月,正是一年裡在北京觀賞荷花的好季節,一進圓明園東門,就能看到南側一大片的荷花池。工作日的上午來,直接從東門進,應該是個不錯的選擇,避開了人潮,越往荷花池的深處走,越是安靜。
  和上周去麋鹿苑不同,鹿苑裡很多放暑假的孩子,奔跑嬉戲喊叫,這樣一對比,荷花池裡反倒是安靜了許多。偶爾映入眼帘的,常是單獨面對荷花池駐足的少女背影。來看荷花的女孩,喜歡穿著長裙,足蹬一雙平底布鞋,頭戴寬檐帽子,間或走走停停,偶爾也在荷花池邊柳條下的石頭上坐著歇腳,也不知她在想些什麼。只有看到她拿出手機滑屏亂翻時,才在心裡感嘆一聲,終究她還是個現代人呀!
  走到深處,幾乎看不到除了我和攝影師之外的其他人,唯有地上躺著的兩個易拉罐空殼,暗示著這裡不久前也曾經被其他人“涉獵”的痕跡。攝影師剛從他美國新澤西的朋友家回來,他講起那邊的生態故事,晚上坐在朋友家的露臺看朋友的院子,一片閃光的竟然是在北京都市裡久違的螢火蟲。攝影師正在感嘆時,朋友說:“下周該拿殺蟲劑殺殺了,太多了!”
  我也有友人這陣子從舊金山來京小住,講起自家院子里種的花椰菜,一夜間被田鼠們“斷頭”的經歷,以及松鼠把菜園裡每種水果咬一口又丟掉的表現。起初聽起來只覺好笑,如今面對這片雖美卻不夠自然的荷花池,我和攝影師都羡慕起各自的友人來。
  《初夏荷花時期的愛情》是朱天心最新一部長篇小說,深度解剖中年情欲世界,一筆寫盡所有男人女人的愛情結局。小說的主角是一位五十八歲的中產階級女性,由於丈夫情味不再而寂寞、恍神,而這可謂是中年婚姻女性的普遍精神狀態。小說家由此為這一對“沒打算離婚,只因彼此護衛習慣,感情薄淡如隔夜冷茶如冰塊化了的溫吞好酒如久洗不肯再回覆原狀的白T恤的婚姻男女”探索可能的出路。朱天心以犀利而敏感的文筆寫出,所有的愛情到最後都是這樣的,看到它的殘酷,才懂如何相守。
  撰文/新京報記者 薑妍
  本版圖片/新京報記者 秦斌  (原標題:初夏荷花時期的愛情)
創作者介紹

傢俱團購

on55ongab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